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評論  加載中


    當我還是個學生的時候,我強暴了我的同學阿梅里,她已經退學了,沒有上學。當我父母不在的時候,我就上樓滾來滾去……我所有的同學都射在阿梅里的陰戶裡,但不知怎的,我並沒有懷孕。從那時起已經五年了,每個人都有工作或結婚,但我仍然和阿梅里一起出去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