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评论  加载中


    我生意失败,钱花光了,无家可归。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我的兄弟,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我了。 无论如何,我的兄弟生气也不足为奇。我没有出席父亲的葬礼,所以我无话可说。我一直很担心。只有青梅竹马的玛雅,嫁给了她的哥哥,成了她的嫂子,还像以前一样善良。隐藏已久的情绪再次浮现出来。我把玛雅推倒了。